观察|戴志康自首后, 他的美术馆与艺术收藏将何去何从

在一位艺术金融顾问的劝说下,戴志康向银行融资1亿元,以7000万元购买艺术品成立基金,然而基金到期,艺术品无法变现,最终由戴志康向银行清偿了贷款。

对于喜马拉雅美术馆的定位, 戴志康此前对东方早报曾表达了对受到西方资本支持的中国当代艺术的批评:“中国人做的东西要由西方人认同,跟我做建筑的想法是一样的,主体在哪里?而且老外都喜欢中国艺术家批判中国的作品,好像是反思什么。

也不是说丑化,总体来说是批判。

所以我本来是要开当代艺术馆,叫证大MoMA,但我一件当代艺术的收藏也没有,后来,我就说,我不要做当代艺术馆了,直接做美术馆。

在2005年前后,当代是最时髦的。

喜玛拉雅中心本来也是要做当代美术馆,叫证大当代艺术馆。

后来把证大和当代都去掉了。

我已经开始不相信当代之说了,没有什么艺术必须要当代。

”他认为,“‘当代’是西方人的概念,说中国当代就是不要历史、不要祖宗。

西方人的当代是根据它过去的发展延伸过来的,它是有历史的,它说的当代,到这边来定义当代就是只认当代不认祖宗。

等我了解、认识到这一点之后,我就说,我不要这个当代了。

然后就此来考虑我开馆到底要怎么做,原有的当代艺术这些策展人大多数都不符合我的要求了。

所以为什么难?这个东西就变成我这个局外人要去为这个事情做很大的推动工作,整个思考过程就是我自己跟他们几个人在做。

我做了几年之后,2006年到2011年,一直都在纠结,到底要怎么弄。

馆长找谁?怎么策展?有很多可以探索的。

”事实上,喜马拉雅美术馆的馆长职位其后也一直处于变动之中。

观察|戴志康自首后, 他的美术馆与艺术收藏将何去何从

戴志康藏龚贤《静壁飞泉图》(局部)有分析人士认为,在民营美术馆的运营上,戴志康未能在项目操作和财务管理两方面,明确切分非营利属性的喜玛拉雅美术馆和营利属性的证大文化创意公司,后者频频希望借助美术馆平台甚至展览,销售库存艺术品。

据称,在2018年举办的展览“佛国山水1:造像深处”展览中,一度出现标价为50万元一幅的画作,后经举报才撤下销售牌子。

投案自首的认定戴志康投案自首 图-1

喜玛拉雅美术馆《佛国山水Ⅰ:造像深处》当时影响颇大2018年,澎湃新闻已注意到喜玛拉雅美术馆《佛国山水Ⅰ:造像深处》票价较高的问题,并在“评展”栏目加以描述。

“不知是主办方的雄心太大、还是进账欲太强,整个展览被拆分成3场进行,首场门票在80-120元,完整观展的花费可能高达300元左右(后经查实,这个价格意指没有保存票根,分两次单独购买的所需费用)。

相比,在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里看一场全真品中国古代文物大展,只需花费几十元人民币。

”时任馆长王南溟后来通过微信朋友圈发布4000多字的长文《在证大中的“贼鼠逻辑”:有关“造像深处”展风波答网友问》,指责该展“学术原创框架和核心内容荡然无存”,同时辞去馆长职务,并不再担任证大集团内部任何职务。

最近投案自首戴志康投案自首 图-2

喜玛拉雅美术馆《佛国山水Ⅰ:造像深处》海报在昨天接受“澎湃新闻·艺术评论”(www.thepaper.cn)采访时,王南溟表示,喜玛拉雅美术馆本可以保住,在其2017年出任馆长后,重新搭建起创始核心团队,在资金上获得包括国家艺术基金和市区两级艺术基金的扶持,来自民间多方的赞助也在有序筹措,2017年的影像上海与艺术博览会都拿出展位免费提供给美术馆,结合巡展的衍生品开发投资方案也在酝酿之中,美术馆独立于证大集团、实现自我造血式运营并非不可期待,但这些学术意见并没有得到采纳,喜玛拉雅美术馆也在管理混乱的困局中难以自拔。

澎湃新闻观察到,2019年以来,喜玛拉雅美术馆举办过“Hello, ONE PIECE路飞来了”中国大陆巡展·上海站、“证在路上·证大艺术邀请展”、“2019华东师范大学设计学院毕业设计展暨建院十五周年”等展览,但是与早期的“隙间——隈研吾2013中国展”、“随心而行:肖恩·斯库利艺术展1964-2014 伦敦|纽约”、“荒木经惟:感伤之旅/堕乐园 1971—2012”等展览相比,口碑与影响力,早已不可同日而语了。

最近投案自首戴志康投案自首 图-3

证大喜玛拉雅中心内部戴志康极少出手自己的藏品,据他本人说,到目前为止,他唯一出售的古典字画,是任伯年的《华祝三多图》,收购时价格为1500-2000万元,卖出时为1亿多元。

主动投案和投案自首戴志康投案自首 图-4

任伯年《华祝三多图》戴志康曾说:“任何时候,我从没想要放弃美术馆,只要公司不倒闭,美术馆就一直开着。

”8月12日,戴志康实控的捞财宝在其官网发布公告称,因存管行华瑞银行单方面终止合作,平台停止新增业务,支付通道同时关闭。

2019年8月26日,戴志康发布了捞财宝停止新增业务以来的第二封致用户的信,表示其和所有证大的高管不会跑路、失联。

9月1日,上海市公安局浦东分局发布了《关于“证大公司”案件侦办的情况通报》。

称证大公司法定代表人戴某康、总经理戴某新等人已向警方投案自首,并称在公司经营过程中存在设立资金池、挪用资金等违法违规行为,且已无法兑付。

从眼下局面看,喜玛拉雅美术馆未来难料。

9月2日,澎湃新闻记者在其美术馆官网查询“展览预告”一栏,显示为空。

投案自首的认定戴志康投案自首 图-5

证大集团董事长戴志康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近日向警方自首,被上海警方采取刑事强制措施,并称在公司经营过程中存在设立资金池、挪用资金等违法违规行为,且已无法兑付。

事实上,除了金融与地产商的身份,戴志康也一直活跃于艺术投资与收藏界, 并是上海喜玛拉雅美术馆现任馆长。

9月2日,喜玛拉雅美术馆公关部人士向“澎湃新闻·艺术评论”(www.thepaper.cn)表示,警方通报的事件“对美术馆暂时没有影响”。

发表评论

图片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