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梦践行者】90岁于漪: 我仍有壮志豪情

于漪就曾表示,学校减作业,家庭加作业,社会机构忙着赚钱,这种折腾,到底对谁有利?对孩子的伤害,该谁负责?她认为,过高的期望值害人不浅,学生的成长、心理、生理、认知在每位个体身上均有其固有的规律,既不能视而不见,掉以轻心,更不能逆规律而动,造成对生命体的伤害,要精准地从他们实际出发,因势利导,追求高分、满分,这种错位,实在得不偿失。

开启学生为主的教学改革 事实上,在于漪数十年的教育生涯中,她一直非常注重精准地从学生的实际出发,并在教学实践中尝试了多项改革。

20世纪60年代初,当时于漪还是一名普通的语文老师,她已经迈出了语文教学改革的步伐。

在当时教学实践中,于漪体会到语文教学之所以效率不高,突出的问题是教学往往从教材出发,而不是从学生出发。

凡课文涉及的语文知识,巨细不分一股脑儿灌输,脱离了学生的学习实际;教学方法繁琐,不少做法程序化,如词语解释,大可指导学生使用工具书查检,何必一一写在黑板上,搞词义解释搬家?于是,于漪从教学方法的改进入手,在课堂上注意启发引导,不越俎代庖,不迷信自己的讲解,不独占课堂教学时间,放手把时间给学生,这样,在目中有人、尊重学生的学习权利方面迈出了新的一步。

恢复高考之际,于漪针对不同学生知识基础差异显着的情况,打算把学生分为快班、中班、慢班,但领导不敢拍板这个决定,有人劝于漪,你以前吃过的苦头还不够多吗?于是,于漪自担风险,毅然决定这么做。

在首批高考生中,有两个班的学生全部考入大学,充分证明她的办法行之有效。

黄音告诉本报记者,于漪老师曾说过,青少年在成长的过程中肯定是有求知欲望的,一旦被激发出来,都会有良好的成果,“所以,她一直强调,老师要教在今天的课堂,想到学生的未来,学生求学的黄金时期一旦耽误,以后怎么都补不回来,再苦再难也不能耽误孩子的成长。

”1978年,于漪被评为首批上海市特级教师,在评上的8位中学教师中,7位是上海市重点中学的,只有于漪是来自区重点学校。

于漪曾表示,如果说,“勤于学习”是自己做语文教师的一根支柱,那么,另一根支柱就是“勇于实践”,主要指认真上好每一堂课。

从评上特级教师后,于漪几乎每节课都是公开课,少则二三十人听,多则三四百人,来自全国各地,而且是随堂听,没有任何预演。

那个时候一个班每周有6节语文课,6节早读课,公开课后经常还要说课,并听听课老师的评论,粗粗估算,于漪先后上了2000多节公开课,带教了一批批年轻的语文教师。

曾经有个青年教师跟踪研究于漪的教学方式,在听了于漪的公开课后发现她每节课都有不同,哪怕是讲同一课,每节课也都有创新。

从校长岗位退下来后,于漪将重心转移到教师专业化发展的理论建设,先后主编了《现代教师学概论》(全国中小学教师继续教育公共课教材)和《现代教师自我发展丛书》(18册,如《教师的人格魅力》《教师的审美情趣》《教师的爱生情结》《教师的思维品质》等等),《现代教师学概论》也成为中国第一部研究现代教师学的理论着作。

2018年12月18日,于漪获得“改革先锋”奖章,成为100名获得者中唯一一名来自基础教育界的代表。

她说过,教师从事的是塑造学生生命的工作,一个肩膀挑着学生的现在,一个肩膀挑着国家的未来,今日的教育质量,就是明日的国民素质,挑这副千钧重担,要的是才、学、识,要的是无限忠诚,“竭尽全力,学做人师,是我一生追求的目标。

”(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周裕妩 图/受访者提供)。

奇花之首梨山狮王, 花型奇特, 花香浓郁, 收藏及观赏价值都极佳

大洋网讯 于漪是谁?你可能不知道,但你的老师、你的老师的老师一定知道。

因为从1951年走上教师岗位至今,从上海首批语文特级教师到班主任,再到校长,于漪一直奋战在教育教学的第一线。

她上了2000多节的公开课,发表600余万字的论文专着,许多重要观点被教育部门采纳,她的名字和语文课、和中国的基础教育紧紧地联系在一起。

去年12月,上海市杨浦高级中学名誉校长,曾任全国语言学会理事、全国中学语文教学研究会副会长的于漪获得“改革先锋”奖章,成为100名获得者中唯一一名来自基础教育界的代表。

9月17日,于漪又被授予“人民教育家”国家荣誉称号。

于漪老师最近一段时间身体都不是很好,原计划9月8日出席的“生命永恒,教育永恒——于漪·成尚荣·李政涛共话基础教育改革70年”教育高端论坛也不得不缺席,在发给华东师范大学的视频中,于漪说:自己已经是耄耋之年的老人,而且刚从病危中逃出来,目前正在恢复之中,但仍然和年轻的一辈一样有壮志豪情,愿意身体力行让孩子们在花样的年华真正接受祖国良好的教育。

教育的核心是价值取向1929年,于漪出生于历史名城江苏镇江,家里有兄妹5人,于漪排行老大,父母从小就对他们教育甚严。

于漪的少年时代是在国难家仇中度过的。

父亲早逝,但母亲毅然支撑5个儿女求学不辍。

日本侵略中国,她亲眼看到邻居的房子被炸毁,人也因此殒命;自己往乡下逃难的时候不小心摔了一跤,下巴磕出血,至今还留有疤痕。

抗战胜利后,于漪在镇江中学读高中,宿舍是以前的养马场,简易的木板当床,点的是油灯……在视频中,于漪动容地说:“我一辈子奉行的就是教书育人,立德树人,人是第一位的。

那么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我从旧社会来,现在中国的情景跟过去真正是新旧社会两重天,那个时候全国80%是文盲,这就是我们当时的情况。

”1951年夏,从复旦大学教育系毕业后,于漪走上了教师的岗位,从此,在基础教育这块园地里辛勤耕耘。

今年90岁的于漪可以说见证了新中国基础教育70年的发展路,也正因为这一路来的目睹,于漪多次在不同场合讲道:“中小学应该怎么做才能培养出具有‘中国心’的现代人。

”坚守教师本分于漪回忆起改革开放的前夕去金山乡校的情景,至今仍然十分感慨:“(当时)金山乡校的上课经费是怎样?一堂课一个老师只分两支粉笔,学校门口没有一条像样的路!”这些所见所闻不仅让于漪自己常怀感恩之心,她也认为,现在的孩子是长在甜水里头,一定要让他们不忘初心。

于漪援引梁启超的话说——“知责任者,大丈夫之始也;行责任者,大丈夫之终也。

教育事业的价值和意义,是和我们的民族兴旺发达,和老百姓的幸福生活紧密相连的,为什么教师要用生命观察?你要把这些理想、情怀撒播到孩子心中,让他知道自己是有责任担当的。

”“说到底,我就是坚守了新中国教师的本分,因为我深深体会到,教育质量是教育的生命线。

”记者注意到,对于教育的质量,于漪多有论述,那么,她关注的教育质量到底是什么?“我讲的教育质量不是几分,也不是某一个学科的成绩,教育质量的核心是教育的价值取向,我想必须要培养我们的下一代有中国心、中国情,要学习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真本领。

”耄耋之年学习不止于漪说:“我已经是耄耋之年的老人,而且身体不好,但是,我仍然跟你们年轻的同志一样有壮志豪情,要像梁任公(梁启超)讲的,我不仅懂得道理明理,而且一辈子身体力行,认认真真做,让我们孩子花样的年华真正接受到祖国良好的教育。

”于漪的孙女、上海市杨浦区教育学院科研员黄音告诉本报记者,于漪老师非常关心国家大事,对一些热议的时事话题也有所关注,“奶奶每天都不忘读书读报,是我们家最好学的‘学生’”。

对于最近出台的《关于深化教育教学改革全面提高义务教育质量的意见》,于漪告诉黄音,这为现在的教育指明了方向,而且有很多现实的举措,“比如说要杜绝家长作业的情况,不要变家庭作业为家长作业,从好的方面来讲,说明现在的家长对子女教育越来越重视,总是希望得到更有品质的教育,但是有品质的教育不是以量取胜、以难取胜、以超前取胜,因为每个孩子都是不同的,所以教在今天的课堂,要想到学生的明天,我们需要思考家庭教育在设置培育目标时是否过于窄视和短视,比起分数和排名,家庭教育应该更注重对做人的培养,比起机械式的操练,应该把关注点放在孩子素养的培育上,这样他们才能走得更稳更远。

”黄音如是说,她告诉记者,在自己还是学生的时候,奶奶基本上也不太会关注自己学习成绩的分数,而是很注重对自己兴趣的培养。

发表评论

图片表情